《南极日记》叶梓纪实摄影个展在京成功举办

2016年7月8日-17日,叶梓先生的《南极日记》纪实摄影个展将在北京市摄影器材城开幕,共展出摄影47幅,多媒体作品若干。除平面摄影作品外,本次展览还创新地将互动型装置艺术、舞台特效、视频、声效与展览主题紧密结合,观众将亲身体验南极探险、身处其中的震撼。

前言

艺术有许多种,但无外乎是对创作者本人所思所想的表达,无论绘画、音乐、舞蹈、话剧,都是如此,绘画用笔,音乐用乐器或嗓音,舞蹈用躯干,话剧用语言,这都是顺其自然的事——唯独摄影不同。我们要用冷冰冰的机器去作为表达的工具——这让我们在创作时非常容易陷入机械的、纯理性的思维——但艺术不是理性的,“没有一件艺术作品,是单靠线条或色调的匀称,仅仅满足了视觉,就是能够打动人的。(奥古斯特·罗丹)”

我教摄影已近十年,我见过太多的摄影人过分关注器材、关注拍摄参数,他们在参观展览时甚至不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不能用心去感受艺术作品本身的表达。这使得我们不太愿意将自己的某些作品展示出来,要知道,展示这些作品就是在展示我们的灵魂,是彻底剥离伪装之后的心的裸奔。你在掏心掏肺的倾诉,对方却完全不明就里,甚至竟去关心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这确实是非常尴尬的事。

但憋久了,总还是要宣泄一下的。我指望在某一时刻,在这个世界的某一角落,有某一人,能够与我的思绪产生哪怕一丝丝的共鸣。我轻轻的唱,你慢慢的和。想要找到这样的一个人,我就必须要冒这个险——掏心掏肺的给所有人看——因为我不知道那个人是否会在人群之中。

另一方面,生活本身是复杂的,我很难用简单的词汇去描述我需要表达的复杂情感,我也不希望去描述它,这些词句本身很容易成为一种禁锢。心里的事儿,还是用心直接感受来得更真切些。我并不是排斥任何的表现形式,相反,为了让大家能更容易接近我在创作时的思绪和情感状态,我在这儿展示着摄影作品、视频、日记、音效,将整个展厅设计成行为艺术的舞台,制作了特别的装置艺术……但这些手段终究只是手段,而南极终究只是幌子。试试看,闭上眼,再睁开眼,抛开该死的理性与逻辑,在这些事物的表层之下,你触碰到了什么?

叶梓 2016年7月

 

  • 南极日记
  • 南极日记

媒体报道

屏幕快照 2016-09-20 下午3.00.10

标志彩色图形

02b0f997c2c8f0992289d76959f5b508

(节选)观众透过小孔首先会看到一排企鹅,移动眼睛与小孔的位置,才会看到上方有只偷企鹅蛋的贼鸥正扑过来……展厅音效则采用了同名韩国悬疑电影,整个调子非常符合南极的感觉,包括铁通敲击的工业音效、船只的声音、贼鸥的诡异叫声,我又加入了南极的暴风雪等元素在其中……

新浪(节选)此时此刻,观众也是作品的参与者,整个展厅变成了一个艺术表演的舞台,还原了南极探险的场景……展厅中的各个角落都堆放着在南极科考站常见的运输木箱和汽油桶,其中一些油桶的侧面开有小孔,里面投出微弱的灯光……不管是局部还是整体,都是令人惊叹的画面……

 

色影无忌(节选)最令人意外的还不是这些装置,你可能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摄影展的展厅居然是黑暗无光的。展厅的两个门都设有影壁和黑色遮光帘,展厅内几乎没有任何照明光线。观众进入展厅时需要领用手电筒,进入展厅后,你会发现这黑屋子里有着许多星星点点的亮光,光柱从人们的手中射了出来——所有人都挥舞着手电在墙壁上探索着南极的影像……

摄影与摄像(节选)“空间感消失了,无论我向任何方向走去,无论我走了多久,都好像还是处在原地”。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身处南极时--无论在船上,还是实在陆地上,无论四周有没有人,有没有动物,你都会感到莫名的孤单。这种空间感和孤独感在有限的展厅内很难被还原出来,但黑色恰恰可以代表无穷无尽的延伸,也能像南极洲一样让人产生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与敬畏……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7-01-25-%e4%b8%8b%e5%8d%881-02-21

屏幕快照 2016-09-20 下午2.41.18

(节选)这样的装置还带来了强烈的隔阂感,就像叶梓先生所描述的那样:你身处南极,却感觉自己永远无法触摸这个地方的任何事物——这种隔阂感来源于在地底涌动的无法抵抗的力量和无法言喻的巨大空间……观众进入展厅时需要领用手电筒,进入展厅后,你会发现这黑屋子里有着许多星星点点的亮光,光柱从人们的手中射了出来——所有人都挥舞着手电在墙壁上探索着南极的影像……

人像摄影(节选)从表面上看,这些纪实作品包含南极的人物、风光、动物等,但其主线是一位女孩儿在南极的种种经历——虽然她的身影只出现了寥寥数次,但其分量不言而喻……我们正透过叶梓的眼睛,透过他的心去窥探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经过过滤和加工的,它们不一定是完完全全的写实,但绝对是作者内心世界的真实投映……

(节选)色彩,寓意着绚烂夺目、情绪饱满,但叶梓认为,彩色太过喧嚣和嘈杂,有些色彩过于华丽,继而喧宾夺主。谁是主呢?光才是……“我希望人们观看我的照片时,是以一种平静、认真,甚至严肃的心态来观看的。开心的、能够愉悦人的事物人人都喜欢,但那毕竟不是我想要描述的这个世界的本来相貌。如果有人真正明白我喜欢拍摄黑白照片的原因,那时,或许他才真正开始看得懂我的摄影”叶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