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0178月

烂片获大奖,这个世界怎么了?

摄影  早自习 

第464期 2017年3月28日

别人做些什么事,拍些什么照片,获些什么奖,我是不太关注的;每个人都有表达的自由,我们尊重别人表达的权利,即便我不认同;这个世界千奇百怪,奇怪的才是常态。

咔图纪实摄影工作坊的同学提问:

……他这种拍摄很谄媚,像是刻意迎合大家想要看到的阴暗面,但实际上就是哗众取宠……这些偏颇的主观臆断的作品竟然获奖(20万奖金),不知道评委怎么想的……把叶老师喊出来,听听老师的看法。

 

 叶梓老师回答:

(请倾听语音)

(以下为根据上述录音整理的文字)

叶梓:
  我看到在咔图的纪实摄影工作坊的群里面,同学们在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们发了一些照片,这些照片因为争论很大,我就不在这里发出来了,以免引起更大的一些争论。先交代一个背景,咔图的纪实摄影工作坊就是我面对面亲授的一个纪实摄影工作坊,他们在我的辅导下完成一组纪实摄影的创作项目,成员是一些经过选拔才入学的摄影水平不错的一帮同学们,审美能力是比较高的一帮同学们。
  他们是这么来描述这些照片的。他们说这种照片的拍摄是很谄媚的,像是刻意去迎合大家想要看到的这种社会的阴暗面,但实际上让人感觉就是哗众取宠。他们说这些带偏颇的主观臆断的作品居然获得大奖,而且奖金20万,不知道这些评委到底怎么想的。其他同学就群里把我喊出来想听听我的看法,我就看到了这些照片。
  我的看法其实很简单的。对于这一些事情,我有以下几个观点。
  第一,别人做些什么事情,拍一些什么照片,获得什么奖,其实我是不太关注的。因为那跟我没什么关系,那些评委跟我也没关系,那些作者跟我也没有关系。我喜欢摄影只是因为我喜欢摄影,跟别人怎么去拍照,哪些照片会更受社会认可,其实关系不大。所以在大家去看这些照片,去讨论他们的意义和如何获奖,甚至怀疑自己的摄影的价值或者是怀疑他人的摄影的价值的时候,我是比较漠不关心的一个状态。
  第二,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他自己表达的自由,艺术本身就是人的一种表达,对吧?不管你唱歌跳舞还是还是写诗、文学,都是自己的一种表达。那么既然每个人都有他表达的自由,就像是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一样,我们尊重这种权利。你可以说,你可以表达,即便我是不认同的。所以他就想这么拍,他拍出这个样子来,我一般不会去评论他的作品是好还是坏。我会说我喜欢或不喜欢,为什么呢?因为有的作品可能我get不到那个点,我不是他的受众,我不是他的粉丝,我不是跟他同一类人,所以他表达的东西确实没有引起我的震撼,没有引起我的认同。那么没关系,我会说我不喜欢这个照片。但是我很少去评论说这个照片是好还是坏,因为我可能不是那一个观众,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可能是它的观众。可能他恰恰就打动了那一个人,那他的作品也可以说是一个好作品。因为他有他的表达的权利,并且他表达出来被别人接受到了,被别人认可了,引起了共鸣。所以这样的作品,我们一般是处在一种不表态的一种状态。
  第三,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千奇百怪的,按照一个比较老土的说法,文艺界百花齐放,所以奇怪的才是常态,你不能说所有人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的。这里面可能会有些实验性的作品,可能会有一些怪异的东西出来,可能大众接受不了,或者是专家也接受不了,或者是某些专家接受了,其他专家就骂得要死的那种感觉的作品也是有的。但是正是因为这些作品,它们共同构成了这个完整的社会,有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各种各样的艺术题材,各种各样的所谓的略带偏颇的这种主观臆断的作品都存在,所以它才构成了整个艺术界的这种发展。这些作品可能好像是没什么用,但是实际上可能恰好就刺激了我们纪实摄影工作坊的同学们不去拍那样的作品,那它在社会的意义上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作用的。它可能起到另外一种反向的推动,所以这个事情我们也不能完全的武断的去说它。
  另外,偏颇这个词,我觉得用的是不对的。因为每一个试图用艺术去表达自己的人都是带有自己的主观观点的。既然是主观的,就不是完全客观的。事实上我不相信有任何人是处在完全客观的角度去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事情。所以偏颇就偏颇,那是他想表达的事情,对于你来说你可能不认同,但是我们不评论,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这就是我的看法,相信大家也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疑惑,不知道你们听了以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可以在底部向我留言,来说说你们的观点,也可以在底部留言来问我更多的摄影问题,我会在摄影早自习里面来回答大家。我是叶梓,每天早上6点半,微信公众号摄影早自习不见不散。

摄影早自习二维码

免费订阅《摄影早自习》公众微信

请用微信扫码或搜索公众号:摄影早自习
每天早上6:30,不见不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